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黑哥的大黑屌
黑哥的大黑屌

黑哥的大黑屌

星期五很快就到了,张雅芳整理完了衣服,带了一些换洗的衣服,拉着拉杆箱就出门了,按照公司的安排,这一天就不用去公司报道,而是直接去火车站,然后转当地的长途汽车就可以到目的地。由于是一个偏远的地区,路况不是很好,一辆破旧的客运中巴在扬起的漫天灰尘中艰难行使着,经过了周五的火车之行,加上客车的颠簸,张雅芳已经变得非常劳累。终于在张雅芳半梦半醒时,目的地终于到了,张雅芳拖着疲惫的身躯下了车,刚刚走出车站两步就听见背后有人喊着:「请问是张老师吗?」张雅芳回头一看,喊自己的是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小女孩,穿得非常朴实,然后张雅芳走了上去说:「你是张雅芳。」小女生回道:「我是来接你的,怕你不认识路,校长让我来等你,我是初三1班的班长。」张雅芳听完后就说:「太谢谢你了,我正在想怎么去你们学校。」于是两个人开始并排地朝学校走去,路上张雅芳听着小女生说着学校和当地的一些情况,原来这里的学生很多都是留守儿童,家长都是在外打工,所以学生一般都住在学校的宿舍里,由学校代家长管理。

  终于张雅芳到了学校,学校门口已经有一位中年人等着,看到这样一位城市丽人来这里,这位中年人已经看呆了,但是由于第一次见面不能太突兀,所以硬是忍了下来,中年人上前伸出手和张雅芳握了起来,然后说道 :「张老师,您来了。路上辛苦了,我是这里的校长,我姓陈。我等等请你吃顿这里的特色饭餐,您是从城里来的,不要嫌弃啊。」张雅芳听完后立刻说:「陈校长,您太客气了。我哪里会嫌弃啊。」两个人客气完了后,张雅芳表示自己有点累,想找个地方休息,陈校长立刻就带张雅芳去了为她准备的宿舍。

  到了宿舍后,张扬发进门一看,这间宿舍比较简陋,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床、一个衣橱、一张书桌、一把靠背椅子外,唯一的电器就是台灯了。张亚芳看了一下后,就问校长:「这里没有浴室吗?」由于路途劳顿,加上还是8月的天气,张雅芳第一时间就是想到好好洗一次澡。校长听完后回道:「浴室要去徐学校的公共浴室,而且有规定时间,在10点后就没有水了。」张雅芳听完后觉得10点没问题。于是就问了校长一些这次活动的安排,以及自己要做点什么。

  和校长聊完了一些工作后,校长依依不舍地退出了房间,同时表示等等自己会派学生来请张雅芳去吃饭。校长走后,张雅芳也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也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此时,一群男孩子政委在一起议论着张雅芳,一个带头的孩子首先说道:「城里的娘儿们就是不一样,看着就想好好玩玩,我看到陈老头握着这个娘们儿的手不舍得放的样子,就想上去干他。」带头的这个孩子是班级里的大哥,由于皮肤比较黑也比较结实,大家也都叫他」黑哥。」黑哥带着小弟们在一起讨论着张雅芳,其中一个瘦小的孩子接口道:「听说这个娘儿们要在这里一个星期,要是让我们能够玩一次就好了,我听陈老头说这个娘们儿姓张,但是不知道叫什么。」这个孩子大家都叫他」瘦猴。」人如其名,这个孩子特别精,但是看到黑哥特别怕,因为知道黑哥打起架来把人往死里打。大家都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第二天是星期天,学校的活动开始了,首先由校长代表学校说话,说的就是那些客套话,比如什么感谢各位多年来的无偿捐助,学校才能够维持下去等等。

  黑哥和他的小弟们根本没有心思听,他们一直在看着台上的张雅芳,这一天张雅芳穿着一套蓝色的连衣裙,裙子到了膝盖,外面还罩了一件小披肩。看上去特别精致,在偏僻的地区生活的人哪里见过这样的迷人少妇。校长说完后,轮到了张雅芳说话,张雅芳站了起来,先做一番自我介绍:「校长好,各位老师好,各位同学好,我叫张雅芳,我很高兴代表我们公司能够出席这次非常有意义的活动……」黑哥听到张雅芳自我介绍时,其他的话都已经不注意了,」原来叫张雅芳,这个娘们儿我要了。」小黑边看着张雅芳,边暗暗想着。

  活动结束后,晚上吃完校长请的晚饭,张雅芳回到了自己宿舍,看了下时间已经8点了,要赶快去浴室了。浴室离自己的宿舍有点路要走,但是好在这里都是人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浴室带着洗漱的物品和衣服走向了浴室。她哪里知道一双火辣辣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来到了浴室,张雅芳开始脱下了自己衣裙,开了热水开始洗浴,这间浴室的设施也很简陋,但是张雅芳想想也就一个星期,忍忍就好了,快点洗完回宿舍休息。她哪里知道,这间浴室的墙上已经有裂开的东,由于这里人也不在意,所以也就没有修缮。有一双眼睛正通过这些裂缝看着张雅芳的沐浴表演,同时也在用手机记录着这些情景。

  张雅芳洗完了澡,回到了宿舍,一身清爽的她掏出手机和老公打了电话,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然后又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关灯睡了。

  第二天是星期一,校长来找张雅芳,表示要带张雅芳逛逛学校,看看学生的情况,大家都在学校宿舍里,所以没有花太多时间就将学生召集到了一起,聊起了他们的生活学习情况。校长看了一圈唯独不见小黑,于是就问道:「小黑人呢?不是说了要在这里见见张老师,怎么不见了?」大家看后也都表示不知道,小黑这个人脾气很霸道,加上身体壮,正直精力旺盛的年纪,校长也管不了他。想想他不在就不在吧,也不追问了。

  小黑一早就出门了,但是没有走远,而是一直在等张雅芳离开宿舍的机会,看到陈老头带着张雅芳离开了宿舍,知道不可能很快回来,于是就将偷配的钥匙打开了张雅芳的宿舍门,然后好好扫了一番,看到张雅芳带来的衣服,整个人都热了。

  然后又翻了张雅芳的包,看到了一些钱,这个时候的黑哥对钱已经没有兴趣,他脑子里全是这个城里来的少妇。翻着翻着,就看到张雅芳的身份证,于是立刻对着身份证用手机拍了一张,这部手机是从黑市搞来的,本来就是偷来的手机,加上大家都认识黑哥,所以很便宜就买到了,像素也不错,身份证上的信息拍得很清楚。

  小黑一看身份证上生日,心想:「我操,这个娘们儿有37岁,看不出啊。」由于之前张雅芳被力强不断调教,整个人都焕发了第二春一般,尤其是胸部变得异常丰满,屁股也非常圆润,加之打扮一下,绝对30岁的样子。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小黑想该看的也看到了,差不都张雅芳也要回来了。于是很快地退出了房间。心里想要和张雅芳好好干一场的想法也更加坚定。


  张雅芳又在村里在陈校长的陪同下逛了一些地方,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张雅芳对陈校长的有了一种距离感,因为她发现陈校长看自己的眼神一直很奇怪,是一种让她觉得恶心的眼神,但好在已经是星期三了,还有两个就可以回去了,如果真的和陈校长发生了不愉快,回公司也没法交代,再忍忍就好了。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张雅芳又再陈校长陪同下吃完了晚饭回到了宿舍,然后去完了澡,回到宿舍后早早地睡下了。睡意朦胧间,感觉有样东西压着自己翻不过身,不禁发出了一阵呻吟,眼睛慢慢睁开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借着月光看见是一个人影,只见人影正压着自己,难怪自己动弹不得。正要一边挣扎一边大喊,人影发现了张雅芳醒了,立刻用手捂住了张雅芳的嘴,对张雅芳低声说道:「别喊,不然要你好看。」张雅芳没有听过这个声音,生怕这个人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于是点点头。这个入室的人正是黑哥,想着张雅芳这几天也应该很累,就想用偷配的钥匙等张雅芳入睡后再行动。在门外一直看到张雅芳宿舍的灯熄灭后,又过了半小时后才动手进屋。

  看着张雅芳被自己刚刚吓住了,黑哥更大胆了,但是为了不让张雅芳反抗太厉害,毕竟真的要是大喊引来外人,自己也难以收场,毕竟住在这里,大家都认识他。于是黑哥说:「你带钱了吗?」张雅芳一听是要钱,想到也许不会伤害自己,于是点点头,黑哥放开了张雅芳的嘴,张雅芳说:「钱我给你,你拿完钱就走,别伤害我。」黑哥顺着说:「这个没问题,只要你配合,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给我这间屋子里值钱的东西就可以。」于是在张雅芳的指引下拿了钱包,然后对张雅芳说:「我不能就这么走,万一我刚走你就喊人,我就麻烦了。你背过身去。」张雅芳只能慢慢背过身,黑哥走到了张雅芳的背后,将张雅芳的双手往后一背,拿出了麻神开始捆绑,张雅芳立刻开始挣扎,黑哥低吼道:「别动,不然我可真要你好看。我这样可以放心走,你明天也会有人来救。」张雅芳听完只能放弃抵抗,让黑哥轻松将自己捆绑,然后黑哥有用布将张雅芳的嘴堵得严严实实。做完这一切后,黑哥借着月光看着被反绑的张雅芳,由于被反绑,张雅芳的胸更是向前突起,看得黑哥已经忍不住了,于是黑哥一把搂住张雅芳说:「这间屋子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你啊,我要的就是你。」说完一把将张雅芳横抱起来,重重地摔在了床上,张雅芳还没来得及反抗已经被黑哥再次压在了床上,两个人在床上翻滚起来。张雅芳由于双手被困,根本无法挣扎,看着黑哥将自己的睡衣撕开,开始侵犯自己。

  黑哥看到如此丰满的双乳更是一个劲地玩弄,狠命用力捏。张雅芳在黑哥这么猛烈的攻势下,渐渐地有了感觉,之前被李强调教过的身体开始苏醒,整个人的欲望又被黑给挑起。玩弄完上面,黑哥又将双手伸向了张雅芳的下身,将张雅芳的睡裙撩起,一把伸入了张雅芳的神秘地带,别摸别说:「早上看你一本正经,原来这么骚,刚刚几下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然后很粗暴地拉下了张雅芳的内裤,将张雅芳的双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对着张雅芳的小屄直接刺了进去,由于黑哥刺入太猛,张雅芳感觉了一阵疼痛,不由自主发出了嗯的一声。黑哥比起李强,更直接用力,将张雅芳干得头晕目眩。随着黑哥最后用力往前一顶,黑哥的精华全部射入了张雅芳的小屄,然后慢慢地软了下来。

  张雅芳则已经被黑哥干得眼神迷离。

  黑哥将张雅芳的双腿放下,然后躺在了张雅芳的旁边,手又对着张雅芳的乳房捏了起来。休息完后,黑哥穿上了衣服,然后用手机对着张雅芳开始拍了起来。照相机的闪光对着张雅芳一顿乱闪,将张雅芳的各个部分拍得一清二楚,然后黑哥将张雅芳翻过身,解开了手上的绳子,迅速离开了张雅芳的宿舍。

  张雅芳摊在床上一动不动,眼泪从眼睛不停流出,整个人将头蒙在了枕头里,手敲打着床头。哭了很久后,渐渐地哭累了,然后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朦胧间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一看桌上的手表已经中午了,只听门外校长的声音:「张老师没事吧,上午没见你人,你在房间里吗?」张雅芳立刻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回复道:「陈校长,不好意思。这几天有点累,睡过头了。」为了不让昨晚的事情让陈校长看出什么端倪,立刻换了衣服,对着衣橱上的镜子照了照后确认没有问题,才开门见了校长,校长一见到张雅芳就万分激动,马上问东问西,张雅芳也是一个劲地说没事。之后校长说:「明天张老师就要回去了,学校晚上举办了一个欢送会,希望张老师你来啊。」张雅芳原本打算拒绝,一想到万一昨天的那个人又到宿舍来找自己,不想一个人呆在宿舍,于是点头答应。这一天张雅芳在自己宿舍里一直心神不宁,就这样恍恍惚惚到了晚上,陈校长亲自来接张雅芳,张雅芳跟着陈校长来到了学校,学生们也已经等在了学校的大堂里。张雅芳万万没想到昨晚侵犯自己的人此刻和自己正处于同一个屋檐下。

  活动开场还是老样子,校长先讲话,然后请张雅芳说,经过昨晚的事情,张雅芳显然不在状态,稍微说了两句就结束了。随着活动的展开,大家变得异常地活跃,好几个男学生都来找张雅芳合影,张雅芳也勉强挤出笑容,有几个同学想借拍照的机会吃张雅芳豆腐,但是黑哥已经说过了是他的女人,也就只能想想。

  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校长要求送张雅芳回家,张雅芳推托说校长不顺路,就不麻烦了,这时几个男生自告奋勇地要护送张雅芳回家,张雅芳一看是一群男生,想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黑哥正好混在这群男生中,就这样一群男生簇拥着张雅芳一起护送走了。

  其实这群男生都是黑哥这么让做的,走着走着,有男生开始说自己家就在前面,就送到这里,然后一个一个掉队了。最后张雅芳一看陪在自己身边的就是黑哥了,就这样黑哥低头不语地一路护送张雅芳。张雅芳对这个孩子没有印象,加上昨晚的事情心情也很差,所以两个人就摸摸地走着。走到了家门口时,张雅芳转身对着黑哥说:「我到了,谢谢你。你快回去吧,路上小心。」此时黑哥才开口说:「我也到了,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看来我还没有让你爽够。」张雅芳立刻听出了是昨晚那个黑影的声音,心中一惊,然后假作镇定地说:「原来是你,我要喊人了。」黑哥发出了嘿嘿的笑声,慢慢说道:「你洗澡的照片和昨晚的照片都在我这里,你喊吧,让乡亲们看看张老师是怎么样的人。,张雅芳听完后立刻蒙了,这个时候黑哥绕过张雅芳的身前,来到了宿舍门口用自己的钥匙将宿舍门打开,转身对着张亚芳说道:「还不快进屋,明天你就要走了,抓紧时间。」张雅芳则愣愣地站在原地,强奸自己的人竟然是学生。见张雅芳不动,黑哥朝张雅芳走了过去,一把横抱起张雅芳,转身抱进了屋。

  经过一夜黑哥的冲击,张雅芳已经彻底缴枪,只见黑哥躺在张雅芳的身边,一边摆弄这张雅芳的丰乳,一边说道:「今天就要回去了,哥会想妹纸你的。」对于比自己小了20多岁的男生,不但强暴了自己,还叫自己妹纸,张雅芳有着一种难以忍受的屈辱感,但是昨晚的身体有不争气,从反抗到最后情不自禁地配合着黑哥的一次又一次冲击。黑哥不像李强,对于技巧没有太多概念,毕竟李强从岛国片中学习了不少,而黑哥则纯粹靠着一股蛮劲,但这股蛮劲也让张雅芳感受到了另一种滋味。天快亮时,黑哥从床上起身穿好了衣服,看着躺在床上的张雅芳,又上千捏了一把乳房,然后对着张雅芳亲了一口,说了一句:「妹纸,哥走了。哪天哥想你了,再去找你。」对于妹纸的称呼,黑哥认为是一种征服的象征,看着张雅芳一声不吭,觉得张雅芳也已经默认了这种称呼,于是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第二天中午,在学校和校长学生们一起吃完了中饭后,在大家的招手送别下,张雅芳踏上了回家的路,张雅芳看了一下送行的人里唯独不见黑哥,此刻黑哥那句:哪天哥想你了,再去找你。不禁让张雅芳一身冷汗,但是想到黑哥又不知道自己住哪里,所以觉得这句话又那么可笑,毕竟是个孩子,嘴上逞一时之快。就这样张雅芳在路上经过了两天的时间,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家。星期一到了公司后,和领导汇报了自己的经历后,觉得一切都结束了,以后的生活应该回归平静了。

  就这样不知不觉,张雅芳过了半年的时间,心情已经渐渐平静下来,对力强和黑哥的事情已经逐渐淡忘,加上也快过年了,公司在这段时间也不会忙了,张雅芳已经准备开开心心地进入过年的状态。在一天下班后,张雅芳刚刚走到自己家门口,正准备用钥匙开门时,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嘴被一只手捂住,只听见背后的人说:「妹纸,哥想你了。」张雅芳顿时陷入了惊恐,只听背后的人继续说道:「妹纸别慌,哥只想来看看妹纸过得怎么样?」说完后松开了捂住张雅芳嘴的手,一把将张雅芳扳过身,两个人面对面地看着对方。「你怎么会知道我住这里?」张雅芳喘着气问道,黑哥看着张雅芳笑着说:「我趁你不在时,到过你的宿舍,翻你包时看到你的身份证,记下了你的住的地方。」张雅芳听完后差点跌倒,又是身份证,李强也有自己的身份证信息,黑哥也有。张雅芳接着问:「你怎么回来这里?」黑哥就说:「不是刚说过了,想妹纸你了,就来了。」张雅芳一听就知道黑哥没有说真话,虽然自己此时已经有点慌乱,但是基本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于是说:「你瞎说,你一定有别的原因来这里。」黑哥听完后笑了笑说:「我已经离开学校 ,想出来打工赚点钱,一想妹纸你在这里,我就想到这里边打工,正好看看妹纸。我们那里16岁出来打工很正常,书也没什么好读。在这里说话我觉得有点冷,妹纸不请我去屋里坐坐?」张雅芳听完后:「不可能,我孩子和老公要回来了,你快走。」黑哥一听就更来劲了说:「那正好啊,让我见见你老公,毕竟我们都用了同一个女人,我们也该好好聊聊。」张雅芳一听不觉又急又气,但是又不敢大声呵斥,万一引来了邻居就更难收场了,现在是冬天,邻居都在家里,路上也没什么人经过,自己不能主动引起别人的注意。于是口气开始软了下来说:「今天真的不行,我孩子和老公真的要回来了,过几天我们好好谈谈。」看着张雅芳已经开始求饶,黑哥心里一阵高兴,但还是假装生气地说:「你哥我好不容易来了一次,你就这样把哥挡在门外,这样像话吗?」张雅芳听完后就紧张地问:「你要怎么样?」黑哥回道:「首先称呼要改,我不喜欢你们城里那些装腔作势的称呼,比如亲爱的,我喜欢直接,你以后见到我就要喊我哥,知道吗?」竟然要喊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人哥,张雅芳觉得实在不能接受,低着头难以启齿,黑哥见状立刻威胁道:「我要在这里见你老公了。」张雅芳听完后立刻紧张起来,于是低声喊了句:「哥。」黑哥听完后立刻说:「抬起头看着我,声音大点说,我不满意就不走了。」张雅芳慢慢抬起头,嘴角抿了抿说了一句:「哥。」黑哥看着张雅芳的表情说:「你这个表情我不满意,要笑着说。」张雅芳听完后,只能勉强地露出了笑容喊了一声哥,黑哥这才满意地说:「恩,不错。哥还没有妹妹的联系方式,你给我你的手机号。」张雅芳开始报出了自己手机号码,黑哥回拨了过去,张雅芳的手机立刻响了,黑哥拿过张雅芳的手机看了一看,然后说:「妹妹,你应该如何为这个号码起名?」张雅芳听完后就说了:「名字就叫哥。」黑哥一听就开心地说:「妹妹真机灵,哥喜欢。」然后转身就离开,边走便回头说:「等我消息,不准不接电话。」看着远去的黑哥,张雅芳的心情突然又沉到了谷底。

  时间很快就到了过年,大家都沉浸在轻松愉快地气氛中。张雅芳也和自己老公儿子一起走亲访友,白天大家一起做饭,晚上一起吃饭聊天看春晚,谁都没注意张雅芳此时心事重重,张雅芳此时手机不敢离身,生怕黑哥来电话没接到,不知道黑哥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就这样一天过去了,晚上张雅芳和老公儿子从亲戚家回到了自己家,老公去洗澡了,儿子在自己的房间里,终于可以好好放松下来,张雅芳躺在床上想着。突然手机响了,张雅芳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慌慌张张拿起手机,一看是来电的名字显示「哥」。张雅芳立刻接通了电话,只听对方说道:「妹妹接得挺快,我喜欢。明天我要妹妹。」张雅芳听完后:「明天我没时间。过几天可以吗?」黑哥听完后立刻说道:「你没时间,我有时间,我上门好了。」张雅芳听完后神情立刻紧张起来,呼吸也变得局促,立刻说:「别,我知道了,在哪里?」黑哥听完后说:「别耍花样,要是让哥生气了,妹妹你知道结果吧。我们明天下午1点在***公园门口见,别迟到。」说完挂了电话。这时老公洗完澡了,看见张雅芳在打电话就问了谁打来的。张雅芳立刻编了个谎:「是刘倩来的,她让我明天去她那里,她有事找我」,对于刘倩张雅芳的老公是知道的,是张雅芳大学时的闺蜜,于是也就没说什么。

  张雅芳按照黑哥给的地址,按时来到了见面的地方,正在想着如何应付黑哥时,听见声后有人喊了一句妹妹,张雅芳回头一看正是黑哥,黑哥看着张雅芳按时来了,知道对这个少妇的第一步控制已经成功了。黑哥开口说道:「哥我昨天一个人,看到别人都拖家带口,哥难受啊。今天妹妹要好好陪陪哥哥。」张雅芳听完后说:「我给你钱,你把照片都给我,从此别来找我。」黑哥笑着说:「在我们那里的时候,我就说你是最值钱的,你觉得你能给我多少钱买你自己?」张雅芳听完后一时语塞,黑哥接着说:「算了,看你也是有家的人,陪哥几次,让哥高兴,哥就放了你。现在跟哥去个地方。」张雅芳听完后立刻说:「慢着,要陪你几次?」黑哥一听脸就变了说:「妹妹,你要让哥高兴才可以,你这个态度,哥我高兴不了。我要给你老公去聊聊。」说完后就假装不管张雅芳大步离开,张雅芳见黑哥要动真格,立刻赶上去一把拉住黑哥说:「别,我听你的还不行吗?」黑哥又假装甩了甩手,被张雅芳死命拉住后,回过身说:「妹妹,你听谁的?」张雅芳看着黑哥低声说:「我听哥的。」「你是谁?」黑哥追着问。张雅芳会道:「我是黑哥的妹妹。」黑哥听完后说了一句:「妹真乖,跟哥走。」张雅芳就被黑哥拉着手离开了公园门口。

  走了半小时的路程,张雅芳跟着黑哥来到了一处平板房,「这里是我目前住的地方,进来吧。」黑哥打开了房子,一把搂过了郑雅芳的腰,将张雅芳推入了房门。进入房后,黑哥对着张亚芳说:「半年不见了,快想死哥了。」说完就冲上去对着张雅芳一顿乱亲,张雅芳想躲开,但是被黑哥死死抱住,加上有把柄在黑哥手上,不敢太大反抗,一会儿的公司就被黑哥嘴对嘴亲上了,黑哥不断努力地冲击张雅芳的嘴,想把张雅芳的嘴撬开,张雅芳的头一直在左右转,试图阻止黑哥的入侵。亲了几下黑哥一把用力将张雅芳推到在了床上,然后一下扑了上去,张雅芳被黑哥死死压在床上,黑哥继续对着张雅芳的脸一顿乱亲,然后手开始隔着衣服在张雅芳身上游走。由于张雅芳放穿的衣服比较多,不如夏天那个时候可以很容易就侵入,黑哥一时觉得不够刺激,于是起身对着张雅芳说道:「快脱,不然要你好看。」张雅芳看着黑哥猴急的样子,知道黑哥不达到目的是不会放过自己,于是坐起身开始一件一件地脱,看着张雅芳开始自己除去身上衣服动作,黑哥开始变得更加沸腾,看到张雅芳脱光后,黑哥立刻又扑了上去,开始对着张雅芳又一次新的冲击。

  晚上张雅芳拖着被黑哥搞得疲惫不堪的身躯到了家,老公见到张雅芳回来了,问了一些今天和刘倩见面的情况,张雅芳就现编了几句,然后就用去洗澡搪塞了过去。张雅芳边洗着被黑哥凌辱的下体,一边回想着黑哥凌辱自己时拍下的照片,一时间泪流满面。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张雅芳又不得不如同当时听从李强的命令一样,开始用加班等借口去黑哥的住处。

  王刚开始也想过妈妈怎么又加班如此频繁,但是又和过去不一样,因为回来后也不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而是会来问问自己的学习情况。张雅芳每次从黑哥那里回来,有时一个人躺在房间的床上,回想起黑哥床上的霸道,不禁也会回味那样的感觉,下体也会湿成了一片。张雅芳虽然看着床头的结婚照感觉有愧老公和这个家,但是身体不自觉地有了感觉,张雅芳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了黑哥,开始被这个小自己20多岁的男人征服了。

  又到了周末,张雅芳在家休息时接到黑哥的电话,张雅芳在电话里一口一声「哥」的叫着,让黑哥在电话里听的直爽。聊着聊着,黑哥问:「妹纸,是不是想哥了?」张雅芳一听就说:「一个人在家无聊,想啊。」黑哥一听来劲了说:「妹纸一个人在家,老公和儿子呢?」「老公出差一个星期,上周五刚走,儿子去补课了,要晚上回来。」黑哥听完更来劲了,他早想去张雅芳家,和张雅芳在她家的床上大干一番,这下机会来了,于是就说:「妹纸,今天哥等等来你这里,找你玩。」张雅芳原本想拒绝,但是一想到自己刚刚说了这么多,一时也找不到好的理由,电话里黑哥急了:「要是想骗我,我可要好好教训妹纸。」张雅芳听完后紧张地说:「别,哥来吧。」放下电话,黑哥就急忙冲向了张雅芳的家,心里盘算着要好好和张雅芳干一次。

  张雅芳放下电话后,心里已经说不出什么滋味,也许用一首歌名来形容,此时张雅芳的心情就是忐忑。过了不久,张雅芳家的门铃响了,张雅芳站起了身,犹豫了一下,此时门铃声不停响起,张雅芳立刻快步去看了门,黑哥站在门口看着张雅芳,张雅芳的一声居家服更突显了人妻的味道。还没等张雅芳开口,黑哥自己自己大步进了房间,好像是这家的主人一般。张雅芳刚刚把门关上,黑哥就上去搂着张雅芳一顿乱亲,亲热后将张雅芳一把抗在肩上,走进了张雅芳的房间。张雅芳被黑哥这种霸道的方式彻底制服,人有黑哥处置自己,黑哥将张雅芳仍在了床上,整个人就扑了上去。

  正当两个人激战正酣,突然家里的电话响了,两个人都吓了一跳,黑哥看了张雅芳一眼,然后让张雅芳去接,张雅芳被黑哥骑在身下,手里接起了床边的电话,原来是老公来到电话,老公说:「我原来要出差一个星期,但是这个任务看来一个星期不够,要再晚一点了,家里靠你了,你也照顾好自己。」张雅芳听完后:「老公知道了,你自己当心点,等你回来。」黑哥一听是张雅芳的老公,立刻就用力刺入了张雅芳的蜜穴,张雅芳被突入其来的一下,疼了叫了一声,」你怎么了?」老公紧张地问。张雅芳立刻说:「没事,刚刚切菜时,手指被刀划了一下,我去吐药了,等你回来再说。」说完就放下了电话,黑哥一脸坏笑地看着张雅芳说:「刚刚是谁来的电话。」张雅芳被刚刚这么一吓还没回过神来,停了停说:「我老公来的电话」,黑哥听完后就不高兴了说:「妹纸,这个男人现在还弄你吗?」张雅芳听完后一脸羞耻地说:「这个和你无关。」黑哥听完后假装生气了起来说:「妹纸,你刚刚怎么和哥说话,哥要好好教训你了。」张雅芳一听就害怕地说:「哥,我错了。别生气。」「那我再问你,这个男人现在弄你吗?」张雅芳听完后摇了摇头说:「」他工作压力大,平时加班,偶尔出差,没有精力。」黑哥听完后笑了起来说:「都不弄你了,还能叫老公吗?谁弄你谁是你老公,是吧。」张雅芳听完后羞愧地把脸转向了一边,黑哥看着张雅芳说道:「现在谁在弄你,妹纸。」张雅芳闭着眼睛不回答。」快说,不然我弄死你。」黑哥催促地说。张雅芳依然紧闭双目,脸朝向一边。」这个问题你不说,我就找你老公好好聊聊。」张雅芳一听老公二字立刻就睁开双眼看着黑哥,」再给你一次机会,快说。」黑哥看到张雅芳看着自己,知道张雅芳的把柄起作用了。张雅芳勉强地一个字一个字说了出来:「黑哥。」黑哥一听依旧不依不饶地问:「黑哥什么?」张雅芳说道:「现在黑哥在弄我。」「黑哥弄你,黑哥就是你老公了。是吗?」

  黑哥一步一步往下追问。张雅芳又是极不情愿地回答:「是。」黑哥接着说:「你的屄只有老公能弄,是吗?」张雅芳点着头说:「是。」「那就连起来说一句让你老公喜欢的话。「,黑哥知道已经彻底在精神上征服了张雅芳,张雅芳一个字一个字说:「黑哥是我老公,我的屄只有黑哥老公能弄。」黑哥听完后兴奋无比,然后又对着张雅芳一顿猛干起来。

  黑哥从张雅芳家出来的时候,已经快下午4点的样子,因为张雅芳的儿子就要补课回来,也不好再呆了,想到今天张雅芳在床上边被自己干,边大喊自己老公的样子,觉得十分满足。正要走出小区时,突然被一个人拦住了,这个人正是李强。只见李强说:「这位大哥,干得很爽?」黑哥听完后一惊,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装傻地说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懂。你要是在胡说八道,我就揍死你。」李强听完后就说:「这位大哥,我知道你和张雅芳有了事,如果你相信我,跟我来一次,我给你看样东西,对你有好处。」黑哥听完后更觉得面前的这个少年不一般,而且也不像是骗自己,因为他竟然知道张雅芳。原来自从李强被王刚抓到后,就觉得很不爽,自己原来的猎物就这么没了,对于被自己调教得日益丰满的张雅芳,李强始终难以忘记,于是就时不时在远处偷窥和跟踪张雅芳,然后只能意淫一下。本以为就只有这样了,可是谁知道黑哥的出现给李强一个转机。

  李强跟踪张雅芳到了黑哥的住处,在门外听见了张雅芳那熟悉的叫声,知道张雅芳一定被黑哥搞定。「我跟你去可以,不过你先告诉我去哪里?」黑哥试探性地问。」我就知道这位大哥会不信,这样我先给你看一眼,然后你决定跟不跟我走。」说完掏出了手机,然后放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正是躶体的张雅芳,黑哥看得眼睛瞪大了起来,李强立刻说:「跟我走吗?我那里还有更多。」这下黑哥立刻说:「走吧。」两个人便出了小区。

  两个人并排前行,黑哥想问些什么,但是又怕问出点问题,于是始终不说话。两个人很快来到了李强的家,李强打开了电脑,点开了一个文件夹,里面都是张雅芳那时被调教的照片和视频,黑哥看了之后都不敢相信,只见李强开口问:「这位大哥,这些东西想要吗?」黑哥看着李强一脸疑惑地问:「你那里来的这些照片?」然后李强开始编故事了说:「张雅芳这个女人太骚,她早就在外面乱搞,她的儿子和我是同学,他拜托我帮他一起找她妈妈的证据,我认识一个人是做私家侦探,于是拜托他帮忙搜集的,原来想给她儿子的,结果他儿子和我翻脸了,我气不过,这些照片就没给他。」黑哥听完后一阵茫然,想想眼前的这个少年和自己一样,怎么会有私家侦探认识。于是就说:「你小子骗人,你和我差不多,哪有钱去找什么私家侦探。老实说这些照片哪里来的。」李强没想到眼前这个黑大个的心眼不少,但是立刻就镇定了下来说:「我是没有路,但是我爸爸的朋友我认识,我拖他帮忙。」黑哥听完后依然将信将疑,李强立刻说:「这位大哥,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你要是不要,我放着也没用了,我就删了。」黑哥一看李强要删,立刻说:「别,我要。只是你为什么要给我?」李强心中暗暗高兴,但是不露声色地说:「我看你和张雅芳也已经搞了不少时间了,你喜欢她吗?」黑哥听完后立刻就说:「喜欢,这个女人我太喜欢了。」李强听完后就说:「你喜欢她到什么地步?」黑哥听完后就说:「我想把她带回村里做我女人。」李强听完后就更加得意地说:「那就是我给你的原因,你要是真的喜欢她,你不希望这些东西落在别人手里吧。」黑哥听完后急忙点头,李强看着黑哥点头的模样,知道黑哥已经相信自己了,于是接着说:「不过你先要告诉我你怎么和张雅芳搞上的。别骗我,不然我就不给你了。」黑哥听完后立刻道出了自己和张雅芳如何认识的,但是也编了一个故事,没说自己威胁张雅芳,而是说张雅芳在村里遇到了危险,自己救了她,然后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经常接触,有了好感,然后就勾搭上了。

  李强听完后也没说什么,于是拿出了U盘复制了一份资料给黑哥,然后要求黑哥好好保存。黑哥听完后连忙感谢,然后说:「兄弟你够意思,大家在村里都叫我黑哥,你以后也这么叫我,我们留个联系方式,以后联系。」李强也做了介绍,然后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后,李强让黑哥回去了。

  看着黑哥离开的背影,李强心中想着:王刚我终于可以报复你了。原来李强有这好几份备份,被王刚要求删掉的资料是其中一份,每次看着这些资料,李强就有种想再和张雅芳干一次的冲动,但是一想到王刚那种要拼命的架势又只能放弃。时间一久,就对王刚产生了怨恨,终于可以通过黑哥报复王刚了。

  李强想着想着就开心地大笑起来。

  转眼时间过了几个月,有一天张雅芳在办公室正在工作,突然一阵恶心想吐,但是又过了一会儿好了,张雅芳突然间一阵紧张,难道怀孕了,一阵不安感涌上心头。下班后,张雅芳立刻整理完包关了电脑向药房冲买验孕棒。

  晚上回到家,张雅芳连饭也顾不得做,直接冲进了厕所,结果令张雅芳差点瘫倒,虽然之前在公司里的一阵恶心让她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但是看到这个结果依然还是难以接受。过了一个小时后,王刚晚自习回到了家,看到妈妈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于是上前关心地问张雅芳怎么回事。张雅芳看着王刚,只是搪塞说前段时间加班有点多,所以晚饭不太想做,叫点外卖算了。

  王刚看着妈妈这样也点头,然后自己去翻外卖电话。晚饭后,张雅芳趁着老公加班还没回家,躲在房间里给黑哥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黑哥在电话里还想和张雅芳调情,张雅芳就带着哭腔说:「我怀孕了,怎么办?」黑哥一听也蒙了,他也没想过自己和张雅芳能干出这个事情,一时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说,过了一会儿黑哥说:「你是我媳妇,我不会不管你,你明天来我这里一次,我们好好商量。」张雅芳听完后表示同意后,两个人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黑哥坐在床上一阵头疼,他根本想不出办法,这个时候他想到了李强,他觉得李强这个人是城里的孩子,心眼肯定不少,于是拿起了电话给李强打去,李强也没想过黑哥还会再联系他,当接了电话后,听说是这个事情,李强一阵暗笑,于是问道:「黑哥想不想要这个孩子?」黑哥连忙说:「想是想,但是我还小,不知道怎么办,这个事情要是真的让张雅芳的那男人知道了,我们都没好结果。」李强听完后就笑着说:「这个其实也有办法,黑哥还小没有孩子的经验,但是张雅芳和他老公有,你懂我意思了吗?」,黑哥听完后还是似懂非懂地说:「李强兄弟,你这个是什么意思?」李强接着说:「你让张雅芳和她老公这段时间快点来一次,这样就算真的有了,她老公也觉得是他的孩子。」黑哥一听就笑出了声说:「果然哥找对人了,就按照你兄弟的意思办。等这件事后,哥好好谢谢你。」李强说:「只要黑哥真喜欢张雅芳,对张雅芳好就行了。谢不谢地太客气了。」挂了电话后,黑哥一阵如释重负,想着李强的办法,觉得可以高枕无忧了。

  第二天张雅芳下班后来到了黑哥的住处,一进门黑哥就想要,但是张雅芳不肯,张雅芳说:「今天是来和你商量事,不是来乱搞。」黑哥笑着说:「办法我有了,只是要媳妇让我舒服后再说。当然信不信你自己看着办。」张雅芳看着黑哥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又想着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于是也就放开了,和黑哥在床上有干了一番。

  事后,黑哥搂着张雅芳说:「回去穿得性感点,争取和你家的那个男人干一次,让他觉得你是被他搞怀上。」把自己搞大了不算,还要嫁祸老公,张雅芳一阵愧疚感涌上心头,黑哥接着说:「我喜欢你,听说打胎很伤身体,而且弄不好会出人命,你是我媳妇,我不想你出事。」被黑哥这么一说,张雅芳又心头热,想到如今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晚上回家后,张雅芳拿出了以前李强要求自己穿的一套性感内衣,静静地等着老公下班回家,晚上老公到家后,一进房门,看着张雅芳穿着这样性给的情趣内衣,一时间也热血喷张,虽然已经是夫妻做了好多年了,但是从没看过张雅芳这样的打扮,只见张雅芳一把搂住了面前的老公,不停用自己的丰乳蹭着老公。老公被这么几下冲击,也已经顾不得其他,一把抱住张雅芳,两个倒在了床上开始大战起来,但是毕竟不像小年轻,就只有几下,已经累得不行,不一会儿就缴了枪。张雅芳看着老公这样,心中不禁又想到了黑哥那勇猛的干劲,心中也是一阵失落。

  过了不久张雅芳就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了老公,老公一时间也蒙了,没想到自己那么几下就让老婆怀上了,觉得这个太不可思议,自己还有这么厉害?但是想到老婆也没有什么出轨的迹象,觉得可能是巧合,于是开始为第二胎做准备起来。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张雅芳的肚子也大了,黑哥有时也会趁张雅芳一个人在家时去看看张雅芳,但是已经不能和张雅芳大干了,心中也憋得慌。

  孩子终于出生了,家里人围着张雅芳和孩子也都兴高采烈,只有张雅芳知道这一切的真相,笑着不说话。过了一会大家为了让张雅芳好好休息,退出了房间。张雅芳看着大家退出了房间,立刻拿起了手机给黑哥发了一条消息:孩子出生了。然后就删这条消息。黑哥接到这条消息后,万分开心。不但有了孩子,还能继续和张雅芳搞下去。


  【完】